阿冉♡

#我在十点差三分的时候开始想你#

[一切ooc属于我一切美好属于他们]
[玻璃糖欢迎享用啊]

昏黄的灯光打在了黄榕生身上,称的他格外形单影只。手机屏幕上还显示着一条微信“老黄,我今天去相亲的,她好像挺喜欢我 说我开朗阳光有才华”。黄榕生盯着屏幕看了良久,脑子里只有“相亲”两个字。过了半晌手机熄了灯,黄榕生皱着眉思绪分杂,他很少有这样的时候,无论身处何地,他总是游刃有余的处理事情,理性又自制,很少为谁情绪波动,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只是这样的黄榕生在焦迈奇前总会“破功”。[温润如玉]是多数人对黄榕生的评价,它像一杯温白开,让人心生好感可似乎又不真实,像个没有任何毛病的机器人。“你总是不外露你的感情”焦迈奇总是说。可黄榕生认为,他在焦迈奇面前已经比在别人面前真实太多了。他会和焦迈奇去吃各种新食物,会和焦迈奇互发自己的表情包斗图,会专门抢对方微博的前排,会半夜订宵夜然后诅咒对方明早胖十斤,会和对方分享自己喜欢的歌。对于歌手来说,分享自己喜欢的歌,其实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情。明明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人,生活习惯口味品味大不相同,黄榕生12点之前准时睡觉,决不熬夜,次日七点整准时起来起来,不会赖床自制力极强。口味偏甜,辣的也还好。品味的话性冷淡风,黑白灰的单调乏味,像极了他。没有抽烟喝酒的习惯,不打游戏不太爱运动,爱好大抵只有音乐。他像黑夜,无趣又深邃。然而焦迈奇,像一束光温暖热情,每天都很快乐,像给人带来欢笑的天使。焦迈奇口味独特,螺丝粉是他的最爱,偏爱柠檬黄,在北京的新家,几乎是一屋子黄色明媚动人,让人看到就忍不住喜欢。然而就是这样,不同的两个人生活在一个屋子里,努力的磨合,都在为对方让步为对方改变,多么美好。屋子装修风格为,性冷淡风x儿童乐园风。这样的风格,被每个去过他们家的人吐槽,然而两个人却都乐在其中。可是前不久,儿童乐园的主人走了。因为父母。黄榕生父母开明,只是焦迈奇的父母竭力反对,迫于压力焦迈奇搬回了家里,并且相亲。他走了之后,黄榕生和父母说了这件事,“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它生活比太渺小了。”
“叮”一声消息提示音,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他打开手机,只见是一条广告,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起身去了浴室。淋浴时他透着朦胧的水雾,似乎看见了焦迈奇标志性的灿烂笑容,听到了他以前每晚都会说的,“老黄你别磨叽,快点行不行”他竟愣在那里,任水流自发丝到耳廓,再顺延至锁骨 腹部。
过了许久,黄榕生才回过神,看着空荡荡的浴室,笑了声仿佛是怕冷又仿佛只是厌弃。关了水龙头,换上睡衣,去了卧室。微风吹过空气中夹杂着一丝烟味,黄榕生烦躁的揉了一把头发,想去抽烟,从床头柜里摸到了打火机和烟盒,又想起两人之间,谁先抽烟谁是狗的话。“我狗就我狗吧”黄榕生心想。夹了一支烟在指尖,仔细端详着,继而入嘴点火,猛吸一口,烟草味扑面而来,让人放纵沉沦。吐出烟圈后,黄榕生半眯着眼惬意愉悦。吞云吐雾中焦迈奇的脸,却依旧忽闪于其中,他大抵魔怔了。 一支烟抽完又燃起一支,去了窗户边。微亮的烟火在黑暗中极不起眼,一如他的感情。他有些怨焦迈奇了,可又舍不得,到底是他心尖上的人得捧着。一支烟又一支烟,黄榕生脚下的烟成了堆,他已经好多年没有抽过烟了。“奇奇,你什么时候回来”他低喃。话语中有几分深情谁人知。他站在那里,整个人都没精神神,满眼的落寞寂寥。
蓦得,黄榕生电话响了,手机来电闪烁着“奇奇”[我会懂得舍得记得 你是我是你的]焦迈奇的[我的名字],是黄榕生给焦迈奇的专属的手机铃声。铃声一遍又一遍想着,黄榕生的手微微颤抖,迟迟不敢按下接听键,他又想到自己在电台里,和自家七喜说,“焦迈奇录歌都在我家录的”像是在宣誓主权。[记住你奇叔做事的方式]手机一条消息显示。黄榕生哑然失笑,接通了电话。“老黄下楼”说完便挂了电话。通过窗户黄榕生看到楼下,焦迈奇穿着黄色卫衣分外显眼。焦迈奇指间夹着烟,周遭都是酒味,全然没了小天使的模样。“奇奇”黄榕生唤道。“老黄,我们回家好不好”本就是心尖的人,再用撒娇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谁能不动容。“奇奇,你喝多了”顿了顿又说“怎么去喝酒了”黄榕生哑声说道。“老黄,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家里人安排相亲,我不想和他们在一起,就一直喝酒,想着装醉离开,可是那个女生也姓黄,我一下就想到你了,又喝了两口酒,老黄知道嘛,你比花生米还下酒”焦迈奇低着头,像个吃不到糖的孩子。黄榕生一时之间愣在那里,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既然分开之后两个人都不好过,那么就重新在一起吧,什么艰难困苦,他们一起扛,他们不要再分开了。
“那你回来吧,我很想你”黄榕生俯身在焦迈奇耳边说道。

[去他妈的世俗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好]
                                                           

我要你眼里只有我这一颗星辰


【我眼中只有你这一颗星辰】
#一切美好属于他们 一切ooc属于我
#甜不过正主

黄榕生第一次电台直播结束之后,怀着复杂的心情躺在床上。“焦迈奇”这三个字一直在脑海中徘徊不去。“奇奇”他低喃,声音不大,却因房间过于安静,便有了回响。耳边似乎传来了,焦迈奇特有的声线“哎 老黄 我在呢 明天早上我们吃什么啊”他不禁哑然失笑,该有多想他,才会这样啊 。之前比赛期间,和焦迈奇待在一起太久了。焦迈奇天天拉着他,满长沙的到处跑,搜罗各种美食,天天带黄榕生打开新世界。黄榕生一个潮汕人,嗜甜,却天天吃些酸的辣的,最不能让他忍受的食物 螺蛳粉,确是焦迈奇的最爱。每次焦迈奇吃螺蛳粉的时候,黄榕生都无比嫌弃,声称焦迈奇再吃他就搬地方,然而听者并未当真,说者也只是发发牢骚,像极了小情侣间的小打小闹。黄榕生又想起,焦迈奇总喜欢和他比晚睡,可是他晚睡能早起,那个家伙就会赖床,一赖就半小时,真的是服气了。“不知道现在,谁会每天早晨不厌其烦的叫他起床。”黄榕生心想
“奇奇 我很想你”

#月亮在叹息#

#一切OOC属于我 一切美好属于他们
#甜不过正主

窗帘遮住了屋外清冷的月光,房间里昏暗至极,一股子颓丧味儿。黄榕生躺在沙发上,左手夹着支烟,眼神晦暗不明。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视线。焦迈奇盘腿坐在地板上,一言不发,只是眼眶泛红。压抑,静谧,充斥在空气中,让人只觉得窒息。
“老黄 以后少抽烟 记得按时吃饭 ”焦迈奇犹豫了半天,开口说道,故作的一副漫不经心的语气,可是若仔细听,你能感觉到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在抖,像是某种感情要抑制不住,迸发而出。黄榕生熄灭了烟,扭过头看着焦迈奇问“想清楚了是吗?”焦迈奇缓缓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眸子,一时陷在他的眼中。焦迈奇发现,看着黄榕生他竟然说不出“对 我要走了 ”。他低着头,把玩着手,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也是,他在黄榕生心里,一直都是个小孩子。
“今晚东西好好收拾 别落了什么 路上注意安全 到了给我打电话”
“知道啦 我又不是小孩子 老黄你怎么总是那么啰嗦 ”焦迈奇揉了一把头发,咋咋呼呼的说。黄榕生笑了笑,给他顺了顺毛 ,顺便拍了拍他的后颈,让他现在立刻去睡觉。“过去诶老黄 我又不是狗子”焦迈奇一把拍掉黄榕生的手,一脸嫌弃。
“你啊 总是吃我和狗子醋 我和他没什么的好吧”
“哼 谁吃醋了 你奇叔才不是这样的人”
“好好好 你不是 快去睡觉”
“你也早点睡吧”
“好的诶”
焦迈奇进了卧室,关上了门,黄榕生向卧室看去,禁闭的房门像是一条鸿沟,隔绝了他们,那条鸿沟,叫做“现实”。黄榕生和焦迈奇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有快乐有眼泪,总归还是快乐多的。可是,他们俩的事被焦迈奇父母知道了,焦迈奇父母立场很明确,坚决不同意,焦迈奇如果不搬回家,他们就没有这个儿子了。焦迈奇考虑了好久才和黄榕生说,不是以往的商量,而是告知,告知黄榕生他们结束了他要走了。
烟草味侵染了他的指尖,是焦迈奇不喜欢的味道。他自嘲的笑了笑,走到阳台上拉开窗帘,倚着窗户静静的发着呆。此时焦迈奇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睡。
他们一点也不想离开对方,可是和爱情比,生活太强大了。
次日清晨,黄榕生照例去喊焦迈奇起床。“焦迈切 起床了 焦迈切 焦迈切 焦迈切”黄榕生打开房门大声的喊着,可是却没有听到日常的迷糊声“我再睡一分钟”。他向床上看去,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房间也整洁如新,好像,从来没有人住过。黄榕生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愣在了那里。“焦迈奇 这就走了 ?”他喃喃自语。“叮咚”手机传来提示音 黄榕生打开微信 焦迈奇发了一条消息“老黄 你现在应该已经起来了吧 今天我很棒 没有让你喊 早早起来了 以后 也不会再麻烦你了 我不想你送我 我不喜欢离别的氛围 你也不喜欢 就这样吧 就此别过 你以后 一定要过的好”
黄榕生直直的看着手机,握着手机的指节微微泛白,整个人止不住的发抖。“焦迈奇 焦迈奇 焦迈奇 ”他脑海里只有这个名字,他想焦迈奇了,疯狂的想 。“奇奇 ”他对着房间,轻轻的喊道,像是怕惊到正在熟睡的人,可是这个房间,再不会有人让他去叫了起床了。黄榕生缓缓的蹲下,肩膀不停的颤抖,焦迈奇如果看到黄榕生这样,一定会很心疼的吧,可惜,他看不到。
日子还是要过的。黄榕生一整天都浑浑噩噩,这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没有想到焦迈奇的离开,会给他这么大的影响。晃眼间,一天悄然而逝,又是夜半,只是没了催促他去睡觉的焦迈奇。他站在焦迈奇卧室前,特别希望有人能突然一下出来,笑容灿烂的对他说“老黄 我回来了 我再也不走了”
黄榕生清晰的感觉到,心脏传来一阵一阵的钝痛,像是在凌迟处死他。他缓缓的关上焦迈奇卧室的门,行尸走肉般的,洗漱睡觉。

月亮见惯了人间的离散和情爱,原本是不该动容的,可是那晚的月亮,好似也在叹息。

#黄榕生0810生日快乐#

#生贺#
七哥 26岁生日快乐
“榕其一生 钟七所爱”
这是喜欢你的第一年 以后会有很多个周年
七喜一直都在你身后的
风里雨里 五库等你
我知道 你是佛系爱豆 你不注重名利 你不愿意被束缚
所以 你没有签约公司
你只身作战 只有经纪人和我们 可我们也帮不了你 这大抵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一直以来 你都承受了太多 超过你年龄的东西 我们心疼你的好吧
你总是习惯性隐忍 从来不流露你的悲伤 就像你唱歌 总是上一秒眼泪 下一秒微笑  你啊 总是把快乐留给我们
你从不撩粉也不比心 特别保守 可你自有迷人之处 是任谁都模仿不来的
你凡事随缘
我有点怕 怕反差太大 怕你难过怕七喜难过
我站七奇 怕你和奇叔之间差距越来越大 怕他们都小有名气 你却一直不温不火 怕有人质疑你的能力 怕 ……
关于七哥 始于歌声 溺于颜值 终于人品
为七哥写过太多东西 能遇见一个喜欢的人不容易 想给他最炙热的感情
尽管他不曾知道有这么一个姑娘 但我能遇见已是幸运 遇见过总好过不知这世上有他
不悔 值得 感谢遇见
我是真的希望大家不要放弃七哥
我们一直陪着他好不好 陪他一步步变好陪他过每一个生日
我见不得七哥难过 太喜欢他了
喜欢七哥之前七喜对我来说只是一种饮料 喜欢七哥之后七喜对我来说是一大波人
我知道七喜都超级优秀 千山万水 为七而来
我们一直护着他吧 他不用一直发光的

#爱而不得#

她是我
他是七哥

她提着酒瓶摇摇晃晃的走
笑着摔倒 又笑着爬起来
她身旁的姑娘 看着疯疯癫癫的她 一言不发 只是眼中 满是疼惜
她走着走着 许是累了 在马路边就坐下了
晃了晃手中的啤酒瓶 笑了一下 便往嘴里灌
半晌 半瓶酒便见底了她把酒瓶随手一扔
风吹乱了她的头发 裙子上沾了些许酒渍
她在重重水雾里抱紧膝盖 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墓地 她起身 勾唇笑了
冷笑 嘲笑 放肆的哈哈大笑
笑到最后 她又弯下腰抱住自己
仿佛是怕冷 又仿佛只是厌弃

“长生,我那么那么喜欢他,可我却从未见过他,他也不会知道,有一个小姑娘,把他看的有多么重要。长生,酒喝完了,我还想要”
“还可以喝吗 都多少瓶了”
“我可以喝,那些沉重婉转 不可说的心事,只能像酒,盛在器皿中。”

她身旁的姑娘很无奈的看着她
很是矛盾

“长生,天黑了,像不会再亮了”
“长生,我这是不是叫作茧自缚”
“长生,我不曾到过瓦伦日亚,只听说那里终年日光似火,可我畏惧所有的光芒,因为它们像他一样耀眼,仿佛此生都无法触及”
“长生,我好想见他一面,我想让他知道我的名字”
“长生,我喜欢他,那又怎样,还能怎样,还会怎样,那就这样吧”

她自顾自的说着

“走吧,回家了”
“好”

#七奇#
你好再见